王躲躲。

随性。

项目结束与开始之间的空闲的傍晚。

【EC】Party Animal(五)

叁弎:

传送门: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还……还有一章……


——————————————————————————————————————————————————————————————————————


***


“他有毛病。”Raven脱口而出。


她上次见Charles这副样子还在大学里。他算错了一个参数,导致所有实验数据失效时也是这么垂头丧气地难受了一个星期。如今几年过去了,她依旧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消沉的哥哥,只得采取最粗暴的方式——骂人,骂那个让他变成这样的人。


Charles的脑袋依旧埋在自己的臂弯里,没有回答,死气沉沉的。


“呃……”Raven绞尽脑汁地继续寻找攻击Erik的方式,“他可能……早泄!不举!性冷淡!”


“Raven!”Charles听不下去了,“我觉得他挺正常的。”


“正常人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也说不定呢。”Charles自然而然地解释,“说不定他只是不喜欢我而已。”


Raven一时没忍住,眼神里带上了一丝怜悯,迅速地就被Charles察觉了。眼看他刚抬起来的脑袋瓜又要往下埋,Raven赶紧转移掉话题,“Charles,我假期还剩好几天呢,在家呆着太无聊,我们出去度假吧!阳光!沙滩!比基尼!”


“不去。”Charles把毯子裹紧了些,窝在沙发里装死,“好累,我再睡会儿。”


“哎,至于嘛。”Raven忍不住探手去扯他的毯子,“不过是一个才认识的男人,干什么郁郁寡欢的。”


“我没有郁郁寡欢。”Charles瓮声瓮气地说,“我只是觉得尴尬,不想再见他……这么想来也就见不到他家的狗狗了,有点不开心。”


Raven翻了个白眼,在Charles睡着之前又推了推他,“Charles,Charles?那我今晚叫点朋友到家里来玩,好不好?”


“随你。”Charles翻了个身,随口答应了。


Raven立即摸出手机来,给他们所有的共同好友发去了派对的邀请,并且,在邀请之余还添加了一个小小的暗示。


PS:请带上你们最帅气的男性朋友,我哥又空窗啦XD








***


Charles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不,是非常不对劲。他在沙发上趴了一会儿后被Raven叫起来,和她一起去超市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零食和软饮,又回家整理客厅。直到这里都还算正常,而后门铃响了起来,客人们陆陆续续地到场。


之所以说是“客人”而非“朋友”,是因为他的朋友们几乎全带了新面孔过来,而且清一色都是男性——唯有Logan除外,这个酒水商人在多年以前就拿免费的酒水供应买到了Xavier家永久的入场券。更令Charles觉得诡异的是,那些不认识的男性好像都对他带着无边的兴趣,挨个跑来献殷勤。若是平日,他大概会挺高兴可以认识一些新朋友,可现在他只觉得头疼,非常头疼,并且,无奈。


“Raven!对不起,请让一让……Raven!”他在人群里搜寻着那个罪魁祸首,“啊,嗯,很高兴认识你,请稍等一下……Raven!Raven Xavier!”


Raven远远地听到他的声音,敏捷地往Hank身后一缩,同时扯着Logan的袖子把他往Charles那里推。


“怎么啦,Chuck?”Logan大咧咧地杵在那里,挡住了他的去路。Charles眼睁睁地看着Raven拖着Hank逃走了,只得叹了口气。


“没什么,算了。”


Logan打量了他一下,咧起嘴来拍拍他的肩膀,“失恋了?Raven很关心你噢。”


“我明白,只是她也太胡闹了。”Charles摇了摇头,“幸好,你没跟着她一起添乱。”


“我带了更好的东西来嘛。”Logan晃了晃手里的酒瓶。


“也是。”Charles笑起来,“我今晚实在没什么兴致。走吧,喝酒去,给我打个掩护吧。”








***


不加班的话,Erik一般七点到家,八点收拾完餐桌,带着Schnappi出去溜一圈顺便处理生活垃圾,九点回家,洗完澡,看一会儿专业书,然后十一点准时就寝,雷打不动。


然而现在已经九点过了,他伫立在斜对面的别墅前,说不清内心是什么感觉。Charles的家里灯火通明,时不时飘出一点音乐的余韵,还有男男女女欢笑的尾音。每当这时Schnappi就会哀哀地低声呜咽,绕着他的脚走一圈,拽得链子喀拉拉地响。


Erik荒谬地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大概属于某一部印象中的泡沫剧,被抛弃的小孩子牵着父亲的手,对着母亲离去的背影哭得稀里哗啦:“爹地,妈咪为什么不要我们了?”


他在冷风中打了个哆嗦,低声道,“别叫了,我们回家去。”


就算回了家也压不下心里躁动不安的情绪,他在书桌前发了会儿呆,鬼使神差地拿起了那本《结构力学在建筑设计中的应用与案例》,看了半小时也没翻过一页,毕竟都是熟烂于心的内容。他站起来,隔着窗玻璃看了会儿,然后忍不住拉开衣柜,找起了合适的外套。


Schnappi听到动静,耳朵悄悄地竖了起来。


“你呆在家里。”Erik喝住它,见它委委屈屈地伏下了身,又不由得蹲下来揉了揉它的耳根,向它承诺,“我会努力的,好吗?”


“嗷呜!”


他按响门铃的时候还带着点犹豫,热闹的派对、陌生的人群,对他而言都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东西。如此说来,Charles也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人,可他偏偏又美好得似乎触手可及,像仲夏夜里漂浮的精灵,让人不由得想要试探着拢进手里。


“来啦,哎,别闹……”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伴随着啪嗒啪嗒的脚步声靠拢了过来,然后门开了,露出Charles神采飞扬的一张脸,可那红唇边的笑容在看到他的一刹那就僵住了,“诶……Erik?”


Erik点了点头,“是我,Charles,我是来……”


“又来了新朋友了吗,Chuck?”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Erik皱了皱眉,敏锐地把重点放到了那个亲昵的称呼上。


“Erik是我们的新邻居。”Charles又恢复了笑容,“抱歉,是我们太吵,打扰到你了吗?”


不,他是来道歉的,为昨晚和今晨的事情。


可他瞥了眼那个称Charles为“Chuck”的男人,瞬间就做出了新的决定。


“不,我只是路过。看你们这么热闹,过来讨一杯酒喝。”他注视着Charles,厚着脸皮扯谎,“不欢迎我吗,Charles?”


“呃……”Charles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当然欢迎了,请进。”








***


Erik没花多少时间就发现了不正常,屋里一大半的雄性生物都跃跃欲试地想要靠近Charles,偏偏Charles又始终跟Logan黏在一起说话,礼貌地劝退了好几个搭讪的人。这让他放松了一点,但又屏住了呼吸,一口气悬而不下,分辨不出是喜是忧。


Logan去拿酒的时候他终于抓住了机会,先一步凑了上去,“我能跟你谈谈吗,Charles?”


Charles颦着眉,似乎很想说不,但在他沉静的凝视下,还是点了点头。他们离开喧哗的客厅,走进相对安静的厨房里。Erik把手里一直提着的纸袋子给了他,Charles打开看了眼,又羞又恼地扔到了一边。


“你换下来以后忘在浴室了。”Erik好死不死地还要解释,“我已经洗干净了。”


Charles把脸埋进手掌里,深深地吸了口气,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瞪着Erik,“你特地跑来还我内裤的?”


“当然不是,我是来道歉的,为昨晚和今晨的事道歉。Charles,请原谅我。”


Charles恼火地侧过头,不去看他。


“我原谅你,行了吗?”


“那我们还是朋友的,对吗?”


“朋友?Erik,你真的一点概念也没有。”Charles干哑地笑了笑,“嗯,是的,放心吧,还是的。”


他万念俱灰地发现跟Erik实在是没话可讲,摆摆手就打算离开。可身子才刚转过一半,手臂就被拽住了,然后他整个人都被蛮横地拖过去,卡在Erik和墙壁之间。


搞什么?Charles惊讶地看着Erik的表情。他怎么看起来比我还难过?


“我也不是一点概念都没有……”Erik垂着头,“只是有点害怕,害怕那是我的错觉,害怕贸然行动会被你讨厌。”


“那……那个……”Charles拿手抵在他的肩膀上,努力往后缩,“我明白, 但你可不可以先放开……”


救命,靠得太近了!


“你不明白!”Erik打断他的话,自顾自地说着,“我想慢慢来,总不会出错的。我想我们可以先从朋友做起,一起去喝喝茶,聊聊天,带着Schnappi晨练,然后再慢慢尝试着去看电影,去约会,一点点来,这样就算犯了错,也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弥补,不至于一下子就失败……你懂吗?”


他每说一句,环着Charles的手就收拢几分。Charles被他半强迫地搂着,挣又挣不开,硬是听了一堆大龄男青年的内心独白,恼怒地抬手就是一爪子,“懂个屁啊!这里是纽约,又不是德国!”


Erik挨了一掌,安静下来了。他把头埋进Charles的颈间,有些委屈地蹭了蹭,低声说:“我上个星期刚搬来,不知道在纽约是怎么谈恋爱的嘛。”


Charles悲哀地发现自己一下子就心软了,不止心软,身体也被他蹭啊蹭地有点发软。他半真半假地吓唬Erik,“我们都很忙的,一般看上了就直接带回家验货,满意了就开始约会,不满意了就踢出局。才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理戏呢。”


Erik认认真真地揣摩了一下他的话,然后抬头问,“我已经被踢出局了,是吗?”


Charles哼了一声,依旧嘴硬,“知道了就放开,我要走了。外面还有好多合适的对象呢,我……”


该死的德国佬学了乖,没再白费唇舌,而是侧过脸吻了上来,把那些言不由衷的话全都堵了回去。Charles在他怀里扑腾着,第一下没推开,第二下就反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Erik啃着他的唇瓣,“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


“唔。”Charles发出一个简短的音节,声音和眼神一样都是暧昧不明的。他垂着眼睛,热切地回吻,舌尖灵巧地舔舐着Erik的口腔,然后在Erik追上来时狡猾地缩回去。他当然受到了惩罚,Erik扣紧了他的腰,把他整个人压在墙上,气势汹汹地榨取他的每一寸气息,直到Charles喘不过气来,拿鼻子发出不满的闷哼,才松开了一些,手却依旧环着他。


“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Erik依依不舍地啄着他的唇角,低声道。


Charles还在忙着呼吸,汲取一些空气来拯救他那缺氧的肺叶和大脑,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Erik说了什么。他“啊”了一声,捏了捏Erik的脸颊,把他又勾过来。


“刚才算是你早上欠我的,再来一次,Erik,然后我再回答你。”








TBC.



你真他妈让人失望。

我宏哥。

韩美儿:

这几个地区的小伙伴们有条件的都快加群啊!!
给宏宝荧幕首秀艹个票房啊!!

另外有北京的喵我们也可以一起约
正好挨着我生日 可以请你吃蛋糕诶嘿

像一首诗。

虫工:

分离的这八万六千四百秒里
有手指头数不过来的话要说
所有的趣事我记下来藏起来
待到见面逮住空隙一一倾诉


飞来飞去赶节目的这个弟弟
他很累
悄悄话的内容里
我猜想
你会帮他打起精神来
谈谈到场有哪些崇拜的前辈
说说他不在时发生的好玩事
你会叮嘱他表演细节
温习舞步歌词确保演出顺利
安抚他紧张的神经得到放松
你还会像只稍显急躁的小猫
粘人得很
兜了一肚子的话
示意弟弟坐近点
好跟他谈天论地
不在意笑得傻气
俊凯的小任性
努力起来真的让人不住竖大拇指
先是看见弟弟离得远就向他挪
领完奖回来发现弟弟坐错了
又一次远离他
他不安地用眼睛丈量两边的距离
唤了唤还在状况外的弟弟
“我的弟心引力在发作,需要你的靠近才能缓解。”
弟弟也耿直
哥哥说着让他移过来
听清楚后他立即行动
放下交叠的腿
挪椅子
继续跷二郎腿
动作流畅
一气呵成
不夹杂一丝犹豫
宠字当头
凯源怕过谁!


对于心连着心的两个人
银河成咫尺
我啊我
你啊你
说不完的曾经
道不完的未来
那些沿途的勋章
那些重量分明的奖杯
那个中二男孩梦想的远方
少了你共享怎么能行?

老狼484感觉错过了什么。

AM_射射哥今天又是被老狼蠢醒:

 @爱吃草莓的子豚  @stony  @BluE羽毛 

你们都要看狼队我就一起圈啦!!其实是偷懒不想画3幅

没啥要求我就画了个智障的条漫.剧情接逆转未来

后面2p是无聊涂的情侣头像.喜欢就拿去玩_(:D」∠)_..

爸爸帅爆。

-TheSUMMER-:

160310 王青多面DEMO生日会 2P 青宇